澳洲新聞

剛剛!4個中國人在澳被捕!疑似操控大批華人留學生下海賣淫!控制澳洲非法色情網絡!真像曝光,全澳嘩然!

164

我們不反對任何取財行為,前提是合理合法。

許多華人不遠萬里從中國來到澳大利亞,開啟生命的全新旅程。一些華人下海留洋,一些華人下海經商,而有這么一批華人,她們下海,就真的是下海了。

賣淫網絡曝光

就在昨天,一則來自澳洲邊境部隊的消息讓人“眼前一亮”,消息稱,有4名中國公民在澳大利亞被捕,罪名是肆無忌憚、無視法律地搞地下淫穢活動,結果被澳洲邊境部隊重拳出雞了。

據報道,這是一個線上賣淫團伙,其主力成員均為中國人。主犯是一名44歲的中國婦女,在這個團伙中充當著“雞頭”的角色,又叫“老鴇”,通過手機,聯絡著各個區域內的小雞、野雞、文昌雞、叫花雞等等雞。

澳洲邊境部隊在其“辦公”場所內搜查出了100來余部手機,這名44歲的“老鴇”用這百部手機幫助客戶牽線,安排合適的女性提供服務。這些參與賣淫的女性,與這名老鴇一樣,基本為中國人,其中有一些還是留學生。

光是手機就有一百來部,還未能確定每部手機聯系多少非法性工作者,這個龐大的非法性工作網絡究竟有多龐大,小伙伴們可想而知了。除了被邊境部隊指控非法從事性工作之外,這名44歲的老鴇還被指控洗錢,還真是業務廣路子野啊…

另三名被逮捕的中國公民分別是,一名44歲中國男性,一名28歲中國男性與一名21歲中國女留學生。這名28歲的中國男性被指控利用離岸賬戶轉移資金,目前,據透露,金額為25萬澳幣。44歲中國男性則衰了很多,因身份信息與簽證不服而被逮捕,本想著多黑個幾年的,沒想到被一鍋端了…

這名21歲的中國女留學生,據透露是44歲老鴇的侄女,目前,她的學生簽證正在受到當局審核,對于其有沒有參與非法性工作,警方表示無法透露。

在澳大利亞,性工作不似在國內屬于違法活動,性工作在澳洲是一份正經的、合法的、不需要喊“帥哥玩嗎”的職業。本次突擊檢查活動的指揮官James Copeman表示,昨天的行動目標是那些在涉嫌剝削性產業中的外國公民的人,他指出,“任何剝削非法勞工都是不可接受的,尤其是涉及到性產業,就更令人擔憂。”

沒錯,既然是合法職業,那就得得到社會甚至是黑社會的尊重,在任何國度里,職業都是平等的,同樣,在任何國度里,人格也是平等的。倘若性從業者拿著工作簽來到澳洲順理成章從事性服務業,那樣無可厚非,甚至運氣好還能評個勞模。可是,倘若持著其它簽證,旅游簽、學生簽,各種亂七八糟簽來到澳洲只為下海賺錢,那可就別怪小伙伴們詬病了。

95后留學生援交:我爽,我愿意

就在前幾天,網絡上一段Vlog視頻,將人們的目光吸引到了悉尼。這名95后的中國留學生毫無掩蓋地稱自己在悉尼“援交”,并表示,只為體驗人生,不覺得臟,覺得很贊。接受采訪的窈窕剪影一開口就說:“我家里也挺有錢的,我也不差錢,我做這個事情也不是為了錢。”

她接著自我介紹:“我叫小緣,今年22歲,然后在(消音)大學讀書,今年大二了。”接著,她淺談了在國內的感受,并表示,為了排解空虛,找了個躺在床上賺錢的行業:“我覺得來這邊之前,在國內教育很壓抑,然后我覺得我什么都可以得到,所以我就不知道,很多時候人生意義是什么,這樣說有點假,但是每天生活有點空虛,所以來到這邊就決定從事這個行業。”

國內教育壓抑,家里有錢啥都不缺,人生感到空虛,遂放棄國內燈紅酒綠的上海,來到悉尼下海。接下來,她列舉了這個決定的諸多好處:“認識了蠻多人”、“自己開心”、“又能賺錢”。當然,她再次強調“雖然我也不差錢”,總之用她的話說就是:“多好,為什么要覺得自己臟呢?你又不是沒有做安全措施。”貌似找到了自己夢寐以求的生活方式。

緊接著,她對自己的“客戶”進行了點評,她表示,CentralPark有一點好,因為大多數客戶都是學生或年輕人,那些中年大叔還挺惡心的。

這名22歲的留學生還表示,我只是在體驗生活,我不覺得臟,我覺得很贊!“想一想,我覺得不會臟,就看你做這個行業是為了干什么,如果我就只是在體驗生活,這是我人生的一部分的話,我覺得很贊。”

被問到下海的第一次經歷時,她描述得很詳細,對方是個富二代學生,也是為尋求刺激,也許太刺激了,所以“很快”……自己畢竟也是第一次,覺得對方不是自己喜歡的人,但喝了點酒就放開了,刺激的是,后來居然在學校又碰到了這個富二代同學!她還將這個解讀成“人生難得的經驗”。

還有一些奇怪的客人,比如失戀哭腫了眼睛、只想找她聊聊天的男人。最后,她還將自己的職業“升華”:“并不是每個人,他來找所謂的援交妹,都是為了抒發自己的欲望,他們有時候也只是需要一些陪伴而已。”

聽她這么一說,這哪里是性工作者,這明明就是拯救失落失足男士靈魂的天使啊!太善良!太純潔了!為了讓他人度過困難時光,為了幫助他人排解憂愁,不惜獻出自己的身體!為了讓對方走出心結走出圈套,不惜來個全套,老編打心底里佩服你!

如果這樣的行為也可以與自由和解放相聯系,那全世界之內的任何人都是自由的,都是解放的。但是姑娘,你是收錢的,收錢了就是交易,沒有一筆交易是值得扣上自由二字的。你可長點心吧。

在悉尼從事非法性工作的人可不在少數,她們有的為了錢,有的身不由己,就在前段時間,澳洲警方才剛剛抓了一批躺著賺錢的人。

非法性交易被一鍋端

最近,澳洲又有幾名中國大媽給咱祖國抹黑了!前不久,澳大利亞邊境警察(ABF)突襲了Albany區的一家妓院,兩名中國大媽被警方拘捕!

這兩名大媽年齡分別為61歲和56歲,其中61歲的中國大媽還是非法公民,涉嫌在該地區組織性工作者的違法活動。據信她手中有不少性工作者資源,是當地有名的“老鴇”。

Albany市建筑、衛生和合規部門經理Scottray Tsma表示,在過去12個月里,該市強制關閉了多家妓院。2017年10月澳洲移民部開始嚴查打黑工的中國工人,當時有超過500名非法外國工人被趕出了澳洲。其中大部分的非法勞工來自亞洲國家,并且有不少中國女性,她們拿著學生簽證、旅游簽證,實則從事賣淫活動!

此前,也有不少華人大媽被捕,她們作為老鴇,租住房屋非法賣淫,雇傭中國學生…上面這兩位就在其中,她們一個名叫楊艷杰(Yanjie Yang,音譯),一個朱小玉(Xiaoyu Zhu,音譯),她們被控在堪培拉經營非法妓院。

在法庭上,她們否認控罪,還用中文“抱怨”不懂澳洲法庭程序。前一年9月4日,警方在堪培拉(Canberra)的Reid郊區突襲檢查了堪培拉的三家妓院,逮捕了6人,其中2名是中國女子,年齡分別為45歲和50歲。

這家妓院環境也是令人作嘔,臥室的地板上散落著塑料袋,家具上散落著床單。

雜物和食物隨處堆放,屋頂有霉斑…

在澳從事性產業的中國女性并不是個例,有人做按摩女,有人做老鴇。有澳媒爆出,中國年輕女留學生為了享受奢華生活,在新州提供賣淫服務,服務報價也因此被扒出。

很多年輕中國女性報讀了澳洲語言班,表面上是在澳洲讀書,其實就是借助合法簽證從事賣淫。而且收入甚至會達到一周$10000澳幣。甚至有知情人士爆料,連澳洲名校畢業的碩士,也為了賺錢下海了…

有一名性工作來自中國西部大城市,還是悉尼名校碩士畢業,6年里,她一周7天班,除去10多天回國探親,她夜夜工作,而且她還會選擇生意最旺的店!有時候從10點做到凌晨2點,甚至4、5點,然后接著趕往下家店!

為了不間斷工作,還會服用一種“濃縮春藥”,這樣就連例假都幾乎可以停了!為了掩蓋特殊服務時的體味,又可以省錢,她甚至只吃蔬果和酸奶! (酸奶…emmm…)

其實,她們就在我們身邊,很可能,你的一個朋友,你的一個同學,甚至你的室友就在從事這樣的性工作。在悉尼,有這么一些平臺,你可能聞所未聞,然而它們,卻早已落地生根!

她們,可能就在你身邊

我們在社交平臺上經常會發現這樣的Title——

在進入這些平臺之后,我們看到的是一些充滿誘惑力的廣告,每一張都在誘惑你加入這個大家庭。

甚至有用戶分享使用體驗:

在這些平臺所給予的標簽里,我們不難發現悉尼、墨爾本這些澳洲大城市的存在。

這到底是怎樣的平臺呢?在添加微信之后,所謂客服,會向用戶索要個人信息和照片,一般包括常住地、年齡、身高、體重、愛好以及走腎或走心,Just like this:

隨后,該平臺便會根據對方的需要,推送用戶的名片,也會根據用戶的需要,向用戶推送異性名片。老編作為記者粗略采訪了一波客服…對話如下:

在老編提供了簡單的個人信息和照片后,對方則發來了會員價格表,老編猜測,男性朋友加入平臺是需要購買會員的,而女性則是流動加入平臺,并不需要購買會員。

在聊天中,客服表示,悉尼、墨爾本、堪培拉都是用戶集中的地方,平臺運營多年,妹子的資源豐厚。

客服還表示,在加入會員之后,會享有翻牌、急月、救火、招募等特殊服務,只要有欲火,就讓你焚身。

小伙們可能心存疑惑,這樣一個月老式的牽線平臺為何需要如此昂貴的入會費用?據該平臺官網解釋,這是為了支付平臺大數據的維護工資…

此前,《VICE》曾對此事做過專項采訪,采訪中,一位資深的平臺運營者對一切都做了適當的解釋。對于如何讓男生女生相互看對眼,這名運營者表示:“社交軟件上男生往往多做跪舔狀才有可能成功約X,而在我這里,包裝一個男生很容易,讓女生跪舔狀也很容易,前提是硬件達標。”

在這個平臺上,無論男女,都需要提供簡單的個人信息和照片,方便平臺配對,運營者說:“一個女生來尋約,我會先看她的照片和資料,對其做一個初步的評估,然后通過了解她的需求和要求,給她做推薦。首先給她查看男生檔案,然后著重的推薦幾位會員。但在同時,也會在朋友圈發布女生尋約的條件,公開給所有的男生會員,感興趣的可以報名。”

而正如之前所說,這個平臺上的男生都是會員制的,而女生則是流動的,所以,以悉尼為例,男生需要轉賬至對方指定Paypal賬戶購買會員,而女生則不用花錢。運營者表示:“男生會員大概有3000多個,女生因為是流動的,每天找我尋約的大約在20-50之間吧,甚至更多,忙不過來的話就直接發名片了,這樣更簡單粗暴。”

而對于女生是否會在私下得到一定的報酬,我們無從得知。我們可以從運營者方面確定的是,這20-50個女生中,有相當一部份不是找男友,同時,有相當大一部分女生都有男友。并且,運營者透露:“剛開始的時候我也想不到,有的姑娘會一上來就要多P,還有更露骨的,很多女生都有受虐傾向,有的女生會更強烈;有過一個女, 要找能圈養她的男主。”

3000多個男生,20-50個女生,也就是說,這樣的情況在悉尼每天至少發生20-50次,可能這也是許多持有“學生簽”的華人女性現狀。也許許多華人女性并不是尋求報酬,只是單純的解決欲望,也許這其中有著不可捉摸的利益關系,無論如何,我們堅決杜絕非法性服務行為,希望所有的愛財者,取之有道。

華人非法性服務場所在澳洲可以說是比比皆是,單被警方搗毀的場所就連兩只手都數不過來。這樣一來,留學生、海外華人在你的眼中還依舊是光芒四射嗎?

我們不反對任何取財行為,也絕不會歧視任何職業,前提是合理合法。年輕的姑娘們多帶著父母的企盼來澳留學,天上摔下的餡餅未必好吃。團隊不合理,叫團伙,行為不合理,叫手段,提升自己,平視社會,就是最好的賺錢之道,因為,君子愛財,必取之有道。祝各位小伙伴好好學習,找份穩定的工作,

 

 

編輯:小歪(本專題圖片均來源于網絡)

來源:《Daily Mail》、《Advertiser》、《Daily Telegraph》、《ABC News》、《Herald》、《VICE》。

本文原載于澳洲最受歡迎微信公眾號“微悉尼”,微信搜索“wesydney”即可關注。

小編推薦 澳洲新聞 澳洲生活
164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error: 內容已受保護
11选5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