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洲新聞

突發!霉霉拒絕來澳洲演出!去你的墨爾本杯!害死多少命!

46

讓澳洲屏住呼吸的賽事,我看吐了。

授權轉自公眾號:TA上海

(TA-Shanghai)

讓澳洲屏住呼吸的賽事,我看吐了。

最近澳洲蠻熱鬧。因為11月他們迎來了2019年墨爾本杯(Melbourne Cup)——澳洲最著名的賽馬,被譽為“讓舉國屏住呼吸的賽事”。

當天,馬場內處處衣香鬢影,男士們穿著傳統的賽馬服或西裝,女士們則戴著爭奇斗艷的帽子,讓節日氣氛格外濃重。

與此同時,反賽馬者再次走上了街頭游行抗議,許多企業正在舉辦無馬賽事,在全國范圍內舉辦#NupToTheCup野餐、籌款活動和表演。其實早在2014年人們就有過類似的抗議,因為就在當時,墨爾本杯期間就有2匹賽馬死亡。其中一匹在賽后死于心臟病,另一匹因受到觀眾的驚嚇后摔斷了一條腿,后來被安樂了。

它們的死,要說有啥意義的話,就是從此以后,面對這場價值數十億美元的賽事,人們的態度開始逆轉了。這點變化,在名人和賭客群體中,一年比一年更容易察覺。

今年墨爾本杯賽前,梅根·蓋爾(Megan Gale)退出了2019年的賽馬嘉年華。上個月,美國歌手泰勒·斯威夫特(Taylor Swift)和拉娜·康多(LanaCondor)也以“日程安排”問題為由,退出了群聊。

別的不說,霉霉真是做出了明智的選擇!與其參與殘酷的賽事,不如和鄧紫棋合體唱歌啊

盡管人們對賽事的看法在變,但賽馬場上的死亡事故卻是一年比一年更普遍了……如果說墨爾本杯自帶流量和關注的話,在這場賽事以外默默離世的賽馬數量,只能說,更觸目驚心。

據賽馬保護聯盟的一份報告透露:“2017年8月至2018年7月間,有119匹賽馬在賽道上(或賽后不久)被殺死。”

這是什么概念?每三天,就有一匹賽馬死去。

如果你聽到這些馬的死亡描述,估計會更不好受——腹部纏結,四肢纏結,骨骼骨折和脊椎骨折。

今年,美國廣播公司(ABC)揭露了成千上萬匹健康的純種賽馬被運往屠宰場,并在那里被殺死以供人類食用。光昆士蘭的一家馬場,22天里就有300匹賽馬被殺,人們磨刀霍霍時,早就忘了它們曾為他們賺取的數百萬美金獎金……

而即便死亡,它們都不能體面。ABC調查2年多后,在今年墨爾本杯前揭露了真相:

被屠宰場的工人拴住脖子、從拖車上拖拽下來。

上百只賽馬被關在一個個狹窄的柵欄里。

用棍子管子敲擊、虐待鞭打、拳打腳踢。

被電擊虐待,就連生殖器也不例外……

耳邊是漸漸遙遠的甜美流行樂,和工人們無情的咒罵。

死之前,被困在“殺戮盒子”里無法動彈,它們就這樣,在這血腥的屠宰場,痛苦地死去。

人們需要它們時,它們就是賽道上威風凜凜的賽馬,還給它們起了響亮亮的名字,冒險、快腳、月光舞者……

人們不再需要它們后,它們就成了流水線上一具具冰冷的尸體。

澳洲每1000只馬駒中,就有300只是為比賽而生的。由于過度繁殖,每年都有近萬匹無法達到比賽標準或無法盈利的馬兒,慘遭遺棄。

而就算那些拼命訓練奔跑僥幸存活下來的賽馬,也并沒能逃過虐待和暴行。

達倫·韋爾(Darren Weir)被捕前曾是維多利亞州的首席馬教練。今年早些時候,他和另兩名男子被指控犯有虐待動物罪,一共被控9項罪名,包括但不限于用酷刑虐待折磨賽馬、用電擊設備威嚇馬匹。而當年,2015年墨爾本杯上的冠軍就是他訓練出來的。

2001年,也有一項對賽馬的研究發現,89%的馬匹患有胃潰瘍,許多馬是在訓練開始八周內就會出現潰瘍出血。也有雜志表明,讓一匹2歲的馬賽跑,將嚴重威脅它的老年健康(如果能活到那時候的話),因為當時它的骨骼系統尚未成熟,無力承擔劇烈的賽事。而在澳大利亞,2歲的賽馬遍地都是。就連維州賽馬協會的網站上,都赫然寫著“通常,純血統的賽馬生涯始于兩歲。”

這些被迫營業的小可憐們,還可能受到“tongue ties”這種虐待,這種帶子將馬舌頭固定在下頜上,從而使馬舌頭固定不動。至于這么做究竟能不能真正提高賽馬速度呢,其實并沒有多少證據支撐。反而,割傷、擦傷、腫脹倒是家常便飯……2017年,20%的澳洲賽馬都沒能避免這種酷刑。

曝光后,有賽馬協會宣布了福利計劃,加強對行業的審核。昆士蘭州還對本州進行了獨立調查。但PETA在6月透露,約3000匹澳洲馬被賣給了韓國,它們依然難逃被宰殺食肉的宿命。

善待動物組織PETA的發言人十分傷心地說:“賽馬業正在拿馬的生命作賭注,強迫馬以超出自身極限的速度去奔跑,本不該是一件值得被慶祝的事情。許多年輕的賽馬,不過像是人類使用過的投注單一樣,被隨意丟棄……”

但墨爾本杯畢竟是個大生意,盡管受到批評,依然還在蓬勃發展——今年提供的獎金高達800萬美元,仍有超過300萬人下注,為期8天的賽馬嘉年華預計將會創下10億澳元的營業額。

但毫無疑問,反賽馬的勢頭也同樣在壯大。2019年,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強大了。

類似于此的聚眾博彩集會,也存在于賽狗業中。你永遠無法想象,為了人類的貪婪和欲望,多少殘忍、無恥的罪行正在發生,多少動物被殘忍地控制。連年來,賽狗業的各種黑幕屢被爆出,早就不是秘密了。

它們大都從18個月大起就開始比賽,除了賽道上的短暫奔跑外,它們大部分時間都被關在狹窄的籠子里。高強度的訓練和比賽,為了賽出好成績被注射激素,早就透支了它們的健康,腿部骨折、背部骨折、頭部外傷、觸電、運輸途中饑餓脫水致死……大多活不到4~5歲的退休年齡。

不能上賽場賺錢?把血榨干貢獻最后的價值吧!為了讓退役后的狗也能盈利,部分賽狗還會被運往血液庫,抽血賣給全球數千家獸醫院。和賽馬一樣,它們也只不過是人類的賺錢機器罷了。

它們為人類貢獻了一切。而能記住它們名字的,可能一個都沒有。

小編推薦 澳洲新聞 澳洲生活
46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error: 內容已受保護
11选5走势